返回第7章 暧昧电话  全能修真女神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小黑子配合主人,又在欣悦的房间里搞直播,留言区非常热闹,无数网友问着同样的两个问题。

    “肥肥女侠为啥不胖了?换人了?可声音没有变化。”

    “飞鹰神犬头上的毛咋没了?”

    欣悦用她甜美的歌声,回答了网友的提问。

    她唱了一首荡气回肠的歌曲,而这首歌的歌词就是一个非常动人的仙侠故事。

    一个美丽的女孩,为了保护自己,化妆成胖妹妹,带着狗狗流浪地球。

    他们一路上遇到了很多妖魔鬼怪,侠女和神犬力战群妖,历尽千难万险,终于修成正果。

    神犬头部受伤,九死一生,巧遇神医救治,最后留下疤痕。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网友们听得云里雾里,有个网友为这个故事做了总结。

    1.以前的肥肥侠女是虚构的,是现在的漂亮侠女装扮的。

    2.神犬狗狗确实头部受了伤,治愈后留下了疤痕。

    到山城后的多次直播,让那些粉丝已经习惯并接受了欣悦现在的形象,也接受了小黑子的癞痢头。

    欣悦的姨父日理万机,比国家领导人还忙,很早出门,很晚回家。有时欣悦半夜醒来,才听到开门的声音。

    有一天夜里,欣悦被细微的声音惊醒,以为是做梦,仔细听才分辨出是姨父的声音。

    姨父的声音压得很低,但语气很温柔,他在和谁打电话?欣悦觉得很奇怪。

    欣悦的听力越来越好,楼上阳台那么小的声音,她都听得清清楚楚。

    “红霞妹妹,今晚喝得真痛快,你到家了吗?没事吧?”

    “我也刚到家,头还有点晕。”

    “我本想送你回家,可我自己喝得腿都软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你海量啊!喝得比我还多,和你一起喝酒真爽!”

    “我酒量不行,一喝就醉,今天有你在,我才放开了喝。”

    “我们俩单挑?好啊!我要是喝醉了,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你可别怪我。”

    “送我回家?那可不行,我老婆看见了咋说得清楚?”

    听到这些暧昧得让欣悦脸红的对话,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开玩笑的?不会那么晚吧?

    姨父在她心目中一直就是端庄儒雅的长辈,而深夜听到的这个电话,却彻底颠覆了那个伟岸的形象。

    深夜在家里和别的女人打情骂俏,难道这还是她所尊敬的长辈吗?

    欣悦失眠了,翻来覆去的想不明白,小黑子也被惊醒了,两颗晶亮的蓝眼睛,仿佛异界的法宝。

    大BOSS丁树青最近确实有点情况,曾经有个开了天眼的朋友给他算命,说他:“年过四十八,命里犯桃花。”

    今年他刚过48岁生日,天上掉下来一个绝色妹妹,刚好砸在他的头上,这种好事他做梦都难想到。

    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他想起了那位自学成才开天眼的兄弟,以前还半信半疑,他现在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

    下午他正在审阅公司文件,手机响了:“洗刷刷,洗刷刷!”他拿起手机。

    “喂,你好!”

    “杜总呀!今天又有什么好节目?”丁董全身放松,倒在大班椅上,笑得很灿烂。

    “好!我六点半准时到。”

    挂断电话,丁董的心情很愉悦,哼着小曲走进卫生间。

    电话是装饰公司杜南坪打来的,约他去吃山城有名的猪圈火锅,说是今晚还有惊喜。

    杜南坪手眼通天,几年的时间,从一个小小的家装施工队,发展到今天的装饰集团。

    杜南坪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丁董公司的办公楼也是杜南坪装修的,杜南坪是沙洲坝区孔副区长介绍的,领导发了话,招标也就走了个过场。

    从那以后,孔副区长成了丁董的铁哥们,他一个不小心,就进了一个很难进入的圈子,而这个圈子所有的活动都由杜总亲自安排。

    杜南坪的情商不是一般的高,只要是个人,站在他面前,说上几句话,他就知道对方心里想些什么。

    这个圈子里所有的人,在杜总面前基本都是透明的。

    表面他很谦卑,还长了一付奴才的面孔,但在他的内心世界里,他认为自己就是方向盘,而其他人都是车轱辘。

    丁董靠在大班椅上,闭目养神,思绪插上了翅膀,自由翱翔。

    他对今天的饭局很好奇,有一种莫名的期待。

    当丁董开着他的路虎揽胜,到达南山的猪圈火锅城时,偌大一个包间里坐着七八个人。

    这些人都是经常聚会的哥们,这些人都很有地位,都是山城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们正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极品少妇打情骂俏。

    孔副区长看到丁树青,笑着招手叫他坐在自己身边的位置上,这座位的旁边正好坐着那少妇。

    杜总屁颠屁颠的从门外跑进来,一手提着一瓶茅台,他把酒放桌上,对那少妇说:“红霞,这就是我常提起的山城第一帅哥,丁董事长。”

    那少妇面若桃花,从椅子上站起身,伸出纤纤玉手,杏仁眼忽闪忽闪的放电:“久闻丁董大名,今日相见果然气度不凡。”

    丁董顿时心猿意马,不知所措,慌乱之中伸出了左手,拉住美人的手感觉不对,急忙缩回,又把右手伸了出去。

    两手相碰的瞬间,丁董有些晕眩,那手柔若无骨,绵软温玉。

    “红霞妹子,认识你三生有幸,失敬,失敬!”

    这时,丁董感觉有些异样,那手指在他手心画了个圈圈,他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丁董请坐。”杜总的声音传来。

    丁树青这才回过神来,不舍的放开少妇的手:“红霞妹子,坐!”

    大家纷纷落座,菜很快上齐,锅底红汤翻滚,飘香四溢。

    杜总给大家倒上酒:“今天请各位大哥赏脸,就只有一个主题,为我们的寿星,红霞妹妹祝生。”

    “红霞妹妹生日快乐!”

    “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

    “日日开心,夜夜尽欢。”

    这帮平时让人敬畏的大佬,凑在一起就完全变了个人,他们相互开着荤素玩笑,孔副区长边喝酒边讲黄段子,逗得美人一脸红霞。

    酒过三巡,孔副区长提议做个游戏,杜总马上附和:“好啊!”

    红霞问:“孔区长,做什么游戏?怎么惩罚?”

    孔副区长喝得满脸通红,伸出他那肉嘟嘟的手指说:“数数。轮着转,从七之前开始往上数,七和七的倍数到谁那,谁就敲桌子,不敲或敲错了喝一杯酒。”

    孔副区长的这个游戏,明显是针对红霞妹妹的,他盯着她胸前的傲人部位,心想:波大无脑,看你能喝多少。

    红霞妹妹端起酒杯,走到孔副区长面前,娇声道:“孔区长,我先敬你一杯,换个游戏好不好,人家算数不好嘛!”

    众人哄堂大笑。

    孔副区长端起酒杯,和红霞妹妹碰了一下,一口闷了,红霞妹妹一只手捏着自己的小翘鼻,很夸张的样子把酒倒进了樱桃小嘴里。

    孔副区长哈哈大笑:“就这样定了,谁输谁喝,不能让人代酒。”

    红霞妹妹无奈的说:“那好吧!我就舍命陪君子。”

    结果一场游戏下来,红霞妹妹喝得最多。

    丁董的腿有意无意总要碰到红霞妹妹的大长腿,心念不净,一走神数错了就得喝一杯,他也喝了不少,喝得眼前都出现了两个红霞妹妹。

    酒足菜饱,杜总出去买单,红霞妹妹拿起桌子上丁董的手机,拨通了自己的电话,然后存上了殷红霞三个字。

    这让丁董有点意外,他借着酒劲,手背碰到了短裙下光滑细腻的大腿,红霞妹妹并没有什么反应,只冲他怪异的笑了笑。

    丁树青躺在床上,睡着了也没想明白,那个极品尤物在笑什么呢?难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