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章 殷红霞  全能修真女神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丁树青最近有点反常,上班时间经常走神,开会的时候精力无法集中,部门经理汇报工作,他也无精打采,像木头人一样。

    签暑的文件漏洞百出,文不对题,搞得手下不知如何是好。

    回到家里,他就坐在沙发上发呆,看着电视里的画面,心已飞向远方。

    欣悦的姨妈还以为他生病了,关切的问:“树青,哪里不舒服?公司出事了?压力太大?”

    他只冷冷的说出两个字:“没事。”

    欣悦见气氛有些压抑,故意逗弄小黑子,小黑子做出很多萌萌的表情,姨妈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而姨父还是那么冷淡。

    这两天晚上,欣悦无意中又听到了不该听的暧昧电话,她很迷茫,很彷徨,不知该如何是好。

    下班回家的路上,丁树青的手机响了:“喂!哪位?”

    “哟!丁董呀!几天时间就把妹妹忘啦。”

    “红霞妹妹?”丁懂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他有点意外。

    “是我呀!大领导日理万机,也不给小妹打个电话。”对方娇滴滴的声音把丁董的骨头都炸酥了。

    “不是,不是,我”丁董有点口吃了。

    “哎呀!和你开个玩笑,知道你忙,所以下班才打扰你。”

    “没关系的,上班也可以打电话。”丁董刚才方向盘没抓紧,差点撞到护栏。

    “丁董晚上没有安排吧?我想请你共进晚餐。”

    “我今天没事,你定地方,我马上来。”

    “那就去解放碑大石路的梦幻西餐厅吧!”

    “好的。”丁董在立交桥下掉了个头,以一百码的速度向着目的地狂奔,管它什么摄像头,去他妈的蛋。

    此刻的丁树青,满脑子的速度与激情。

    丁树青不是山城本地人,父母都是荣昌县的农民,荣昌县是有名的生猪集约高产地,他父母当然也是养猪能手。

    他家有儿女四个,他是老幺,也是最聪明的孩子,他高中考进了县城唯一的重点中学,一直是尖子中的尖子,各科成绩名列前茅。

    高考放卫星,他成了县里家喻户晓的状元,考上了北大的经济管理专业,他在大学里很刻苦,智力超群,被老师和同学誉为学霸。

    他的人生顺风顺水,读研,读博,被山城市**领导看中,安排在政策研究室工作。

    几年时间,他查阅了大量资料,走访了很多企业。为市领导的决策,写出了不少有价值的好文章。

    自己努力,领导重用,丁树青的仕途一路高歌猛进,坐上了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的位置。

    40岁的丁树青又被市府委以重任,派到国营投资集团担任董事长。

    他与欣悦姨妈的结合可谓郎才女貌,他们的女儿丁洁英也非常优秀,在别人眼里,这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

    路虎揽胜风驰电掣的飞到了梦幻西餐厅的门口,丁董把车停好,迈着矫健的步伐踏进了西餐厅大门,目光扫视了一圈,在餐厅的角落里看到了笑眯眯的红霞妹妹。

    他走到红霞妹妹的餐台,再次握住对方伸出的绵软小手。

    他的体内一阵燥热,幸好大厅里的空调冷气很足,否则热血就会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

    他坐了下来,虽然血压控制住了,但汗水还是不断的从发根冒出,沿着他那长长的马脸顺流直下。

    他的手还抓着柔软的小手不放,另一只手拿起桌上的纸巾擦汗,脸上堆满了幸福的微笑。

    红霞妹妹咯咯的笑了起来:“丁董那么热呀!不会是跑来的吧?”

    丁董也风趣的回道:“不是跑来的,是飞来的。”

    “你的手好烫哦!”

    丁董这才意识到有些失礼,放开了柔软的小手。

    红霞妹妹端起桌上的果汁,伸出鲜红的小舌头,卷住吸管,嘟着嘴唇,闭上眼睛,很享受的吸进一小口。

    丁董看得眼睛发直,一阵紫罗兰的幽香飘入他的鼻孔,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幻想,变得更加的混乱。

    丁董从上到下欣赏着这个极品尤物。

    她的短发浓厚,有一部分自然垂下挡住了一只眼睛,她的眉毛很细,可能纹过,眼睛细长,笑起来像像一弯新月。

    她个子不高,但很匀称,魔鬼身材,该凸的凸,该翘的翘。

    她身穿黑色弹力短袖体桖,领口很低,沟壑迷离,牛仔短裤搭配凸显腿部的修长和白净。

    红霞妹妹姓殷,她父母是小县城的无业游民,父亲靠走街串巷,算命为生,母亲年轻时有点姿色,跟着几个大哥混吃混喝。

    殷红霞从小就不喜欢读书,经常逃学旷课,与那些社会上的兔女烂仔鬼混。

    初中毕业后,她听说广东好赚钱,就背着父母,投奔东莞的一个姐妹。

    她先在一家台资包装印染厂做杂工,吃不了苦,工资又低,做了两个月就辞了工。

    经姐妹介绍,她去了一家夜总会做服务员。

    那年她才16岁,从那天起,一个花季少女就掉进了黑色的大染缸。

    服务员的工资也很低,偶尔运气好,碰到一个有钱而且大方的客人,也能得点小费。

    她年纪虽然小,可身材相貌都不错,加上她在社会上混过,风尘气息很重,懂得男人的心思,所以那些夜店猎奇的男人,都色眯眯的想打她的主意。

    你想我的高息,我就想你的本金。

    她也不是吃干饭的,曾经一个大姐大教会了她溜男人的技巧,在这种环境里,她大张旗鼓的活学活用。

    东莞,**有钱人的后花园,迷情夜巴黎。

    霓虹灯下的夜总会,1688包房,就是她这个百变魔女表演的艺术舞台。

    在同一个包间里,每天重复着同样的故事,醉生梦死,纸醉金迷,莺歌燕舞,鬼哭狼嚎。

    她看不起那些坐台小姐,为了一点点小费,喝得烂醉如泥,成为客人案板上的肉,随意宰割。

    经历了多年污水里的无数次翻腾,她把男人悟透了,逐渐成长为钓鱼高手。

    从16岁开始,她就把自己包装成邻家小妹,梳着两条小辫,脸上总是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没达到预期的效果,或者遇到危险,她就显得很委屈的样子,吧嗒吧嗒的掉眼泪。

    十年的时间,她认了两个干爹,都是黑白两道很有份量的人物。

    有了保护伞,她如鱼得水,在不同的男人之间穿梭周旋,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付出,同时也理所当然的得到了垂涎已久的回报。

    她在八卦桩上游走,越练越高明,居然没有失足坠落一次。

    如果不是国家对东莞的黑恶势力动手,她也不会离开那个聚宝盆。

    她的干爹纷纷落马,那些凯子一夜之间音讯全无,虽然她失去了生存的土壤,但她的银行卡里已经积累了500多万现金。

    她不得不离开,不得不放弃,她必须换一种活法,一个奔三十的女人,她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保护。

    她来到山城,考察投资项目,她听一个姐妹说,山城的南部温泉众多,生意兴隆。

    于是她很快在巴南地区,一个小镇上找到了有温泉的场所。

    她租了个农家小院,打了口温泉井,修了温泉池,把三层小楼重新装修,变成休息按摩房,同时还把在东莞认识的十几个按摩小姐,电话招了过来。

    她拍了些温泉设施和美女的照片,连同当地的风景照片,一起发到朋友圈,那些逃离东莞的旧相识,又屁颠屁颠的跟了过来。

    于是,她的生意开始好起来,附近的客人也在慢慢的增多。

    在这些寻欢作乐的客人中,她认识了杜南坪,他俩在温泉池里泡了一整夜,越谈越投机,越谈越亲近,两人相见恨晚,狼狈为奸。

    一个非主流商业奇才,一个夜朦胧表演艺术家兼情场杀手。两颗定时**完美的捆绑在一起,共商未来的宏图大业。

    殷红霞正式被杜总收编,成为杜总公司的客户总监。

    最后,他们就在那暖融融的泉水里,完成了他们都非常渴望的第一次合作。

    “天啊!我的红霞妹妹!”

    “妈呀!我的南坪哥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