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章 网络核弹  全能修真女神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回到家还不到4点,姨妈出去买菜了,姨父进门就去洗澡。

    姐妹俩有点饿了,到处翻找能吃的东西,表姐从她房间里拿出一袋牛肉干,吃完也不解决问题,又找出一袋饼干,吃了个精光。

    丁树青在淋浴,温热的水滴冲击着毛孔里的汗迹,却冲不掉身体里留下的余香,更冲不掉大脑里留下的激情画面。

    昨夜的疯狂再一次友情回放,他一闭上眼,一幕幕难忘的画面就会在他脑海里浮现。

    冲动是魔鬼,乐极要生悲,他明白,自己已经站在悬崖峭壁的边缘,随时都有坠落的危险。

    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杜总今天说的话很直接,就像一把尖刀顶在他的喉管上,让他窒息。

    杜总说:“山城的市容美化项目就交给你了,你是这个项目的投资方,你在评标委员会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你必须拿下沙洲区这块标,所需费用我来出,搞成了我给你一成的利润。”

    他一听就跳了起来:“杜总,你讲不讲道理,评标委员会有七个评委,投标人也会有七八家,市里为这个项目还开了专题会,为了公平,公正,公开,整个过程委托招标代理公司负责,一切按程序办事,我只能代表我自己,别人怎么想我咋知道,况且,投标方都有关系,我能搞得定吗?”

    杜总不紧不慢的说:“上面领导的工作我和红霞来做,下面的工作就看你的了。”

    红霞还补充道:“反正你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帮我们搞成,否则就不要怪我翻脸。”

    对红霞的威胁,他感到非常震惊,那么温柔可爱的女人,居然说出这样狠的话,他实在想不通,他刚想反驳,抬头就看见红霞妹妹风情万种的身姿和她眼睛里的凶狠之光。

    他胆怯了,低下头,像斗败了的公鸡,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孔副区长等人的身上。

    他洗了一个小时才洗完,出来时他老婆已经在做饭了,厨房里飘出了糖醋排骨的香味,酸酸甜甜才有家庭的温暖。

    外面太凶险,家里最安全。

    看到老婆为这个家操碎了心,想到自己在外面做的那些荒唐事,他心里也开始不安起来。

    他暗自下了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姨父的种种变化,欣悦一清二楚,她的内心在挣扎,在煎熬。

    说也不行,不说也不行,这种矛盾心理让她寝食难安,夜不能寐。

    她想来想去,想了很久,最后她决定,为了保护这个她热爱的家庭,她把所有看到听到的都烂在肚子里,她要暗中帮助姨父。

    第二天,丁董刚到办公室,秘书就拿来一摞文件,秘书告诉他:“这是招标公司做的招标程序和细则。发的电子版,我都打印出来了。”

    丁董随口说:“做得很好,费心了。”

    秘书出去后,丁董仔细翻看了一遍,他感到这个招标公司很专业,把招标中的漏洞都堵上了,想在投标过程中做手脚,根本就办不到,除非把大部分评委搞定。

    这个投标方案做得很漂亮,标底也合理。

    如果领导不回避要好一些,至少孔副区长可以在标前会上定个调调,让那几个不熟的评委不敢在评标会上乱说话。

    丁董想开了,能帮就帮,帮不了也没办法,大不了就不来往了,你红霞总不会不顾自己的名声,把这事说出去。

    想到这里,他心里轻松了许多。

    招标公司起草的文件通过了市各级领导的审批,投标的日子越来越近。

    红霞每天都打来电话,丁董也实情相告。

    招标书已经发出,共有八家公司参与投标,杜总的公司也入了围。

    丁董建议红霞妹妹,一定要按招标文件要求找专业人士做标书,把外装修的业绩多报一些,价格能压多少压多少。

    但杜总哪听得进去,他每天都做着赚一个亿的美梦,然后带着霞妹周游世界。

    他很自信,他的这盘棋布置得天衣无缝,不中标才怪了。

    他哪里会想到,比他强大的人物比比皆是,他只不过是个乡下出来,有点小聪明,混得还将就的井中蛙。

    开标会由孔副区长主持,七个评委全部到齐。

    招标公司开标,唱标,最后结果:杜总的公司,经济标排第二名,技术标排第三名,而经济和技术标都排第一的却是一家上市建筑公司的子公司。

    杜总顿时傻眼了,为挽回败局,他在评标开始前,向圈子里的四个人发了短信,三个人是评委,一个就是孔副区长。

    “到了关键的时刻,请你们无论如何必须搞定,否则网上见!!!”

    这四个人看到短信,心虚了,他们明白网上见的含义,他们万万没想到杜总给他们每个人身上都绑了一颗定时zha弹。

    太恐怖了,他们个个腿都软了,差点晕倒。

    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他们没办法,那些党性原则已经顾不上了,目前安全最重要。

    孔副区长在评标会上定了基调。

    第一名是外地企业,我们应该保护本地企业。

    第二名也不错,在市里做了不少工程。

    三个评委也据理力争,说了杜总公司不少好话,但最后结果,投票表决,七个评委,三比三,有一个弃权。

    这就更难办了,按照招标文件规定,这样的结果必须报市**,由市长拍板。

    市长看了结果,只说了一句话:“不是有第一吗?就这家吧!北京的鸟巢人家都干过,小街小巷的小装饰还干不好吗?”

    孔副区长也在市长办公室,想说什么,可什么都说不出口。

    他哪里知道,这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还是市长的老同学呢。

    孔副区长垂头丧气的从市长办公室出来,拿起手机拨通了杜总的电话:“小杜啊!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你没中标,你千万要想开啊!以后还有机会的。”

    对方很久没有说话,孔副区长喂了半天,才听到对方咬牙切齿的声音:“孔区长,难道就没有一点余地了吗?”

    孔副区长赶忙说道:“我们在评标会上都帮你争取了,但这个结果是市长敲定的,我也无能为力。”

    对方冷冷的说道:“那就走着瞧吧!”说完电话断了。

    孔副区长感到事情有点不妙,但他也无能为力,也许对方说的气话吧!杜总还要靠这个圈子里的人做项目,翻脸的可能性不大。

    他一直自己安慰自己,他对殷红霞这个女人很上心,想起她那绵软的身体和咯咯咯的笑声,就有一种把握不住的冲动。

    他已经到了快退休的年龄,他只想安全着陆,万事求稳,不给自己找麻烦,可这次不知为什么,稀里糊涂的就陷入了泥潭。

    杜南坪此时的心情坏透了,可以说是冬天掉河里,冷到了骨髓。

    他打电话告诉殷红霞,对方冷笑着说:“我为你付出那么多,你却没有搞成,你去死吧!”

    半年来,他把所有的时间,精力和金钱都用在了这个项目上。

    以前他做的都是一千万以下的小工程,这次他终于等到了一次翻身的机会,可眼看就要到手的鸭子,飞啦!

    他不甘心!他很不甘心!

    一个小人物,自我膨胀,以为耍点小聪明,就可以征服世界,也许这就是他的悲哀。

    他被石头绊倒了,可他总跟石头较劲,最后他和自己较劲,他的神志开始变异,脑袋也进了水。

    他一气之下,做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决定,他要用高科技无声炸da

    ,炸死那些毁灭他美好愿景的大人物。

    于是,他打开电脑,插上U盘,点出新闻头条,连续发出五个视频。

    天雷一声闷响,闪电划破长空。

    他的脸扭曲成了怪物,他已经不是人,他是一条疯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