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疆妖王4  快穿之男主别影响我拔刀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什么事?”

    浊九阴撑着头,锦绣玉衣的腰带松垮在身,他刚刚饱餐了一顿,挑眉看向宫殿门口出现的顺英。

    顺英低眉顺目,不敢抬头,在妖界至高无上的妖王必须给予最崇高的敬意,这宫殿除了近侍以外,其余兽类皆不准进入。

    “王上,这次泛欧大陆送来的灵魂和肉体可助您修为大增,此外今年人界的生死斗,您答应过要送胜出者高级妖兽,达到三年的和平”

    泛欧大陆除了每年给妖界妖王进贡献祭以外,三年一次的生死斗争胜出者可得到高级妖兽一只。

    但泛欧大陆三大世家抱团维持地位,已经默认放弃这场生死斗,换取三年人界不献祭,而是开斗技场为自家揽财。

    下面的平民难民无法获得基本保障,只能继续沉溺黑市交易买各种乱七八糟的杂交兽来获得生存下来的机会。

    浊九阴从正殿上走下,拖着的长蛇尾,重麟甲随意甩翻石桌,竖瞳蛇眼在眼眶中转动,他张口露出尖牙,沙哑的嗓子开口“这群不上台面的东西,三大家族已经早不办这场比赛,人妖两界偷走的兽,本尊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快到本尊脱皮日,还需要吸收更多的兽灵和人灵才能颓去这妖的身份,最近你送来的东西,差到极点了!”

    浊九阴吓人的威慑迸发,顺英作为三级妖兽已经止不住的发抖“王上,这是今年斗技场送来的战败驭兽师,各个都是挑选好的,怎么又不合你口味了?”

    浊九阴危险眯眼,吐出蛇信子,手指突出黑色长指甲握住顺英的脑袋“你在质疑本尊?”

    “再不挑出好的兽灵和人灵,我吃了你!”

    顺英咽下唾沫,看到漂亮的水晶帷幔后是一堆刚享用的散落人骨。

    王上喜好吃活体献祭的东西,如果灵魂纯净那么死物也是可以。

    浊九阴放开他“赢的人是谁?”

    “是个小姑娘,这是在赛场时,她留下的头发”

    浊九阴接过放在手心眯眼“很干净的东西,本尊嗅到好吃的人魂”

    顺英低头,浊九阴收起半身幻化成人形,麟甲蜕变成人皮,他背手在后,散落的长发及腰,薄唇盖住尖牙,竖瞳微阖“顺英,本尊需要大量补给,离开期间务必处理好内殿事”

    顺英称是,又道“王上何时回来?”

    “等我逮着这女人,尝尝味道再说”

    他抬手露出手心的细软黑发“如此干净的人魂,真是迫不及待想吃”

    森林深处,布满灌木丛的一处角落里,杂草被长靴压下,童谣捂着鼻子,拨开灌木丛连续咳嗽几声,身上完全被钉满了蚊子包。

    抱怨道:748!泛欧大陆如此大,在这周围的野兽几乎已经被驭兽师捕猎完,早就不见踪影,要我上哪里去驭兽?还是收千只的任务。

    系统冷冰冰答道:是宿主没用,原主爷爷给的药丸不知道用?

    童谣一拍脑袋觉得自己傻了,对哦,有原主爷爷给的药丸足以吸引野兽,这大白天很少见野兽出来捕猎。

    她从怀里拿出药丸往森林更深处走去,经过一处堆积起的石头,隐约察觉有动静,她扒着长满苔藓的石头。

    被压倒的灌木丛上一只负伤的花豹长着白獠牙的野猪,正在搏斗。

    旁边的不远处有一只死掉的兔子,显然是这两只野兽正在为争夺猎物而大打出手。

    这头小猎物对两个凶狠的野兽来说显得过小,可见泛欧大陆的资源有多匮乏。

    童瑶摸着下巴,见这两只兽类肌肉线条匀称,体型颇大,虽比不上妖兽但这种体型在普通野兽中不错,可收。

    在野猪低头用獠牙冲向露出呲牙的花豹时,童谣及时拿着两颗药丸出现在石头前。

    “等等,给你们好东西”

    她拿着药丸在手中抛着,两只野兽都是一顿,闻着这药丸转身留涎水,童谣挑眉,这玩意儿吸引力这么大?

    她不敢擅自上去抚摸这两兽,毕竟是野兽比她大两个块头,童谣拿出手枪对着两兽,先试试能不能听她说话。

    “想吃这东西,就先坐下!”

    花豹扇扇毛绒耳朵,乖乖坐下,还伸出爪子舔了舔,童谣满意笑笑,握紧药丸的同时,在旁的野猪毫不犹豫,迈开蹄子冲了过来,那长段的獠牙一碰上,不得将她戳个血窟窿。

    童谣没有犹豫,抬起枪打了两枪命中野猪。

    野猪发出惨叫,倒在血泊中断气。

    童谣抬枪指了指命令花豹“去吃吧,吃完这两个死了的猎物填饱肚子,再到我这来坐好”

    她将石头上的苔藓扫开,坐着欣赏花豹吃生肉的咬合力,看着看着就想起从前家中养的橘猫,爱吃也比普通猫大了一倍多。

    与这花豹的橘色很像,不知她死后,未来有没有在外流浪还是饿死了。

    她长睫微阖,想起撒娇的橘猫,有些感伤。

    发神时,她手心微湿,是花豹在舔着她拿枪的手心,眼神盯着她左手的药丸。

    她笑笑收起手枪,把手心向上抬着“握手”

    花豹果然抬手将爪子放在她手心,童谣鼻子微酸,手心撸过它的脑袋“吃了这药丸,以后跟着我,我会助你开言灵,以后你就叫未来”

    花豹吃完药丸,体型倏然比刚才大了一倍多,张开口叫了声:呱!

    童谣愣住,爷爷给她的这药丸简直神了。

    花豹见她不回应,主动躺在她面前乱滚,露出雪白的肚皮朝上,童谣被它这憨态可掬的样子逗笑。

    “很喜欢未来这个名字?大猫“

    “呱!”

    “哈哈哈”

    她揉着它的头“好了,现在跟我走,你帮我寻找这附近还有没有其余野兽”

    一豹一人行走在森林内,童谣手痒揉着花豹的耳朵“这附近就你一只吗?”

    “呱!”

    童谣点头,花豹不比狼群,成年后是独自生活的多,在森林中不比草原,见这类生物多。

    走到密集的森林处有一段分开的小路,刚下过雨很容易留下脚印,花豹停下,缩着身体,爪子向前微低着头,童谣明白这前面一定有东西。

    看乱动的草丛在四周都有响动,对于未知的东西,童谣不敢怠慢,先拿出能屠杀大规模的79微冲。

    出来带的药丸不多,也就只有三个,给了花豹一个,还剩两个。

    等草丛渐渐矮下,童谣看的清楚是只觅食的狼,下夹着尾巴步步走来,而周围的晃动的草丛也停了。

    童谣看它干瘦的厉害,肚子沉甸大的很,嘴巴周围还沾着新鲜的草。

    她将枪暂时放下,是只怀孕的母狼,没有捕到猎物已经饿到吃草的地步?

    花豹却做出捕猎的状态,发出呜呜的恐吓声,被童谣拿枪猛打了下头,呜咽嚎叫声靠在她腿边蹭着她的外砂裙。

    “别动,这头母狼没有任何攻击性,反而害怕,你刚才吃了头野猪还没吃够?”

    花豹委屈,它只是想保护主人,害怕这狼攻击才率先做出攻击动作。

    被冤枉了,哭唧唧。

    童谣从项链中取出被咬死的野兔丢给母狼。

    “吃吧”

    花豹见自己口粮没了,呜咽呜咽的控诉,童谣反过它的大猫耳“肉食少不了你的,这时候不准护食”

    听到主人保证,花豹立刻扇扇耳朵,卧在她身边让童谣靠着。

    母狼试探性的碰碰野兔,警惕的狼吞虎咽吃完野兔,童谣撑着头,看把这孩子饿的。

    等母狼吃的差不多了,童谣拍拍花豹“走吧,未来,我们再去找找”

    走了两三步,童谣发现这头母狼跟着自己,她回头,它停下,她走两步,它继续跟着。

    童谣见它灵气,不过这药丸吃下去,可不必健壮的花豹,根本承受不住。

    “别跟着我们了,我也没有其余肉食能给你吃的”

    母狼嚎了声,快步往前跑了几步,钻入草丛中,又露出干瘦的狼头,做了个摆头指着的动作。

    童谣挑眉,这是让他们跟着它?

    “未来,跟着它”

    穿过这片高到人头的草丛,可见一条潺潺的小溪流从山壁上流下,母狼喝了几口水后又带着他们围着山壁绕了圈。

    眼前的画面豁然开朗,居然是大片的小山谷,这森林距离桥头村不远,到处都是平地怎么会突然出现大范围的山谷。

    难道这母狼在这里发现了什么好东西,要回报给她?

    童谣勾唇,与花豹继续跟着母狼下到山谷,这地方水草丰盛适合食草动物产生,不过因驭兽师为了训练杂交妖兽,而大肆捕猎,挤压了原本野兽的生存空间。

    才让这些普通的野兽没有食物可获得而大量死亡。

    母狼走过水源地,向着靠着山壁的洞口嚎叫了声,从洞口钻出几只小狼,童谣走过去,从洞口周围守护的狼群气势汹汹的走来。

    母狼过去似正在与群狼交流,接着狼群从中间分散开让在两边,她先看见肥厚的爪子,再上是头比普通狼大多的巨狼,浑身灰色,只有头顶一撮白毛,威风凛凛的走过来。

    “你救了我们狼群的母狼,我在这表示真诚的谢意”

    群狼低头后向上狼鸣,似在向她表示谢意。

    让童谣惊讶的是这头狼居然开了言灵,这处富饶地果然很养。

    她起了心思,将怀里的药丸拿出“有没有兴趣成为我的兽,我不仅能保证把你的狼群养活,并且还不将他们用于战斗而被迫改造”

    狼王回头,上下看着她,扫了一眼,不屑道“你只是个干瘦的小女孩,怎么养我的狼群?你拿什么来保证?”

    童谣摇晃下脖子上的项链,直接将药丸扔给它“你先吃了这个能让你体型变大同时增加修为的东西,再到我这空间内来看看到底我能不能养你的狼群,你一看便知”

    狼王嗅嗅这药丸“你是纯正的炼丹师?这其中的妖灵气如此重,难道你是妖界的人?”

    说到此,狼王眼中放光,要知道人界这片大陆的兽类打不过驭兽师都想获得妖气,来提升自己防止被捕猎抓住。

    但妖界的妖兽就是低等幼兽都比他们厉害百倍,否则,它也不会带着狼群到这片还算没被破坏的地界来。

    童谣摊手“我当然不是,不过我这有取之不尽的药丸,能让你狼群强大,跟着我可不亏”

    748系统戏谑的嘲笑:宿主又在忽悠人,你的药丸只有一个箱子而已,那有那么多

    童谣:它是狼又不是人,先骗到再说

    狼王吃下药丸,果然感觉到精神充足,体型又大了一倍多,它兴奋的向天嚎叫声。

    钻入童谣的项链空间中,系统给的这个空间只要有植物种子和动物幼崽可以培育,完全不输这片山谷,同样可以让狼群生活,还不用愁苦没有食物供应。

    狼王从项链中出来,童谣挑眉“怎么样?”

    它迟疑片刻,又抬头咧着狼嘴“若你能收服它,我就带着狼群认你这个主人”

    “谁?!”

    “跟我来”

    童谣甩着腿爬上匍匐在地的花豹背上,这山谷四处草茎缠绕成大堆藤蔓,并不好走,她摸摸花豹的头顶“未来,辛苦了,跟上它”

    花豹乖乖听命令,拖着童谣走进山谷深处,在一片逼仄的山凹内有四个长网固定在四处,困着一条七彩吞天巨蟒,那漂亮的麟甲颜色散发光亮。

    因困的太长,麟甲浸出血丝,抖动的头部有扑扇似羽翼的大薄耳。

    这蟒是即将化蚺了?

    “你让我救它?”

    狼王舔舔爪子“它也开了言灵,声称自己是人妖交界处生长的第一灵蛇,但这蟒生性暴躁,如果你能驯服它,我可以认你做主人”

    童谣环臂,看来这东西也是被驭兽师抓住,准备与普通蛇类交配生出能睥睨斗技场的东西。

    想到那些被迫改造基因,可怜的动物们,她深深蹙眉,如果人人都能像原主爷爷这般爱护动物,这人界大陆未必不能抵抗妖界几百年的来犯。

    那蟒似感知到人来了,本就是被驭兽师所抓,见童谣身边比往常更大的花豹和巨狼,以为是又被恶心的驭兽师强制与妖兽配对,生出好战的野兽。

    立刻在网中挣扎暴怒,露出的深渊巨口恶狠狠的咬住网面,但始终无法挣脱束缚的网。

    “看来很是暴怒,这网是他们抓你的人专门设置的,你越挣扎捆绑的越紧,死也逃不出来”

    她故意如此说,不过她对蛇类动物没什么好感,小时候贪玩在草丛里还被咬过,因此。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童谣并不打算收下,这即将化为蚺的蟒蛇,她想要的是狼王和狼群,不过不救下这蟒,她不仅要舍掉药丸还不能让狼王听命。

    这白做的生意,她才不做。

    “不用你这可恶的人类管教,我恨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驭兽师”

    童谣拍拍花豹的头,懒洋洋的坐下来靠在它背上“未来,你跟着我委屈不?我也是驭兽师,可我跟只会奴役动物的他们不一样,而且把你关在这的又不是我,你凶什么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