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79章 阿巴泰的抉择!  大明之东江再起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主子,这,这可该如何是好哇”

    就在李长寿等人彻底完成了战事的结尾,开始在新城中准备庆祝的时候。

    阿巴泰等人,终于也是逃到了新城北十几里外的安全区,无家可归的野狗般,狼狈的缩在一个小山包的避风处休整。

    而此时,汇聚在他们身边的鞑子兵,已经只有寥寥几百人,连千人都是不够了。

    至于粮草辎重什么的,那更是甭想了,战马都不剩多少,早已经不知道是跑掉了还是死掉了。

    此时,看着身边一众奴才看向自己那等悲切的目光,饶是阿巴泰的城府,一时也几乎要把牙根子都咬断!

    耻辱!

    奇耻大辱啊!

    他阿巴泰堂堂建州王族,大金王族血脉,十几岁便开始征战沙场,一生杀敌无数,什么时候,竟像是此时这般狼狈了?

    可

    让人恐惧的是

    血淋淋的现实,就这般清晰的出现在眼前

    不过,愤怒归愤怒,阿巴泰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不少。

    此役,他的战略战术,是绝对没有什么问题的,相对选择,也绝对是正确的。

    不信看这场洪水的效果便是知道了。

    奈何,执行方面,俨然是出了大岔子!

    用屁股想,阿巴泰此时都能明白,若不是洛噶山那条老狗,出现了这么大的纰漏,事情又怎会变成眼前这般模样?

    恐怕,明天这个时候,他便能拿着那李小狗的首级,去跟皇太极请功了哇

    “@#¥%”

    越想,阿巴泰不由越是痛苦。

    可长生天此时不站在他这一边,他又能怎个办呢?

    “报”

    “报”

    “我大金先锋精锐,已经赶到五十里之外了”

    正当阿巴泰刚想开口,安抚下周围奴才们的军心士气,冷静点想想解决办法呢。

    不远处,忽然有奴才急急狂奔而来,大声呼喊出了这个消息。

    “这”

    一众镶蓝旗的奴才们都有些炸锅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根本就遮掩不住眼睛中那等恐怖的惊悚。

    依照阿敏的那等可怕脾气,他们此时,犯下了这等恐怖失误,那还能有好么?

    便是阿巴泰,一瞬间也恍如苍老了好几岁,心神都要碎裂。

    这是连长生天,都要绝了他阿巴泰吗?

    难道

    他阿巴泰,就要长眠在这卑微的土城之下,死后还要被人戳脊梁骨,永生永世都不得安生的?

    这让阿巴泰真的是连灵魂都在颤栗!

    大金,怎会容许有失败者的存在?

    想想吧。

    便是他的大哥褚英,那等骁勇,那等雄才伟略,到头来,又是个什么下场呢?

    他阿巴泰连个贝勒都不是呢,怎能甘心,怎能甘心哇!!!!

    眼见那传令的奴才已经越来越近,身边的心腹奴才们也是越来越躁动,根本就六神无主,没了章法。

    阿巴泰不由也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浑浊的老眼中逐渐显露出来暴虐的狠厉!

    此时,虽是危机至极,却也并非就是死路一条!

    乃至

    真的细想,这反倒是个机会都说不定

    想着,阿巴泰又哪还敢再颓废?

    忙是招呼心腹奴才们道:“瞧你们一个个的怂样?!咱们败了么?不过是场意外罢了!赶紧跟我收拾收拾,咱们立马去拜见大汗!”

    “额,喳!”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又找到一匹,又找到一匹大马,快来帮忙哇”

    “这边,我这边也有,爷们们快来帮忙”

    辰时中出头,新城已经恢复了秩序,不再实施宵禁,而是容许人们还像是以往那般去酒楼茶楼里汇聚了。

    这让的李长寿在城外大胜、水淹阿巴泰的神奇功绩,暴风雨般便是飞速在城内传播开来。

    直将城中人们惊的口不能言的同时,也让李长寿的威势,迅速便是再次登临神坛,‘金身护体’!

    不过。

    此时李长寿却并没有参与其中,享受着胜利者的喜悦,而是招呼孔有德、尚可喜等人一起,依然立在城头,观看新的战果。

    “我滴个乖乖,兄弟,我算是服了。你这铁算盘打的,简直是比神仙都精明哇!若这般搞,不说多了,咱们城中的粮草辎重,至少还能多撑半个月吧?”

    此时,眼见着李长寿已经是散出去大量的人手,开始在冰层上寻找鞑子的战马尸体,包括遗落的粮草辎重,已然有了不很弱的收获,孔有德也是止不住连连摇头感慨。

    真的是想不服都不行了。

    李长寿的那等胆子、果决,尤其是那等机灵劲,他孔有德真是拍马也难及哇

    尚可喜兄弟也是无法言喻的崇拜。

    此役过后,怕,李长寿这边,已经隐隐有东江第一猛将的势头了哇。

    这般时候不与李长寿交好,那不是傻子么?

    李长寿笑着应对孔有德众人的同时,眼睛却是一直在盯着南面的盐场方向。

    此时,这些困在盐场的鞑子显然也不傻。

    眼见李长寿派人开始出来收拾残局,他们也在收拾,储备一些粮草。

    不过,他们此时俨然涨了不少记性,面对李长寿他们明军这边始终保持着警惕的模样,只敢在他们的控制区活动,而绝不敢贸然。

    毕竟,至此时,他们已经完全是孤军了。

    双方就像是心照不宣一样,逐渐的有了一种只可意会而绝不可言传的默契感。

    一个多时辰之后,天空中又飘散起了细碎的小冰雹,天气俨然有变的更坏的趋势。

    而李长寿他们这边,已经是搜罗到了近百匹战马的尸体,以及大量的鞑子辎重、兵刃铠甲。

    这还是李长寿一直在刻意隐忍的结果。

    否则。

    倘若李长寿胆子再肥一点,直接派人到阿巴泰原来的大营位置去找寻,那等收获,只会更多数倍!

    这般寒冷的天气,就算这些战马已经死了几个时辰,却几如跟冰箱的效果差不多,好好煮一煮,俨然是还能吃的。

    而此时眼见天气越来越冷,李长寿也止不住长舒了一口气。

    他最怕的,就是在他疲惫至极、控制不住的时候,鞑子的真正主力,忽然到来。

    而此时,有着这等恶劣天气的阻隔,这种事情的概率便要小的多的多了。

    皇太极、阿敏他们也不傻,怎可能在这等天气还暴虐赶路的?

    “爷”

    正当李长寿准备收手,令前方部队撤回来,也让孔有德众人赶紧去休息,养足体力的时候。

    杨彪忽然快步而来,面色颇为凝重,明显是想跟李长寿单独说话。

    孔有德等人还沉浸在兴奋之中,并未发现这边的异常,李长寿这边,饶是还保持着面上的淡然自若,可心底里,心肝一时都止不住的揪起来!

    难道,已经来了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