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大明流匪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只要打赢了这一仗,死伤一些卫所的兵马算不得什么,而打输了这一仗,他们自身难保,死伤再多卫所兵马和他们也没有关系。

    卫所的普通兵马,死了也就死了,他们这些卫指挥使并不心疼,只有死的人是他们养在身边的亲兵家丁,才会真的心痛。

    普通的卫所兵马,只要回到卫所,想要多少有多少,那些军户随便拉出来一个就能凑一个人头。

    “老实看着,只要拿下了浑河边的这支逆匪,本将自会为你们向朝廷请功。”赵率教给了几个卫指挥使一个承诺。

    打一棍子给个甜枣的道理他还是懂得,想要这几个卫指挥使用心卖命,不能只是压迫,该给好处的时候还要许下一些好处。

    果然,几个卫指挥使在听到赵率教的话,脸上露出了喜色。

    浑河岸边。

    虎字旗的炮阵几十门大炮不断的打响,然而那些卫所兵马越冲越近,哪怕死伤了不少人,仍然没有后退的意思。

    第一战兵师炮队队长是徐秉愚,辽阳人。

    家中也算是半个书香门第,祖父那一辈是嘉靖年间的举人,所以在辽阳颇有一些田产,后来几个父辈叔伯都没能取得功名,加上辽东李家势大,他们徐家渐渐衰落。

    而他这个徐秉愚的名字正是早已过世的举人祖父起的。

    后来奴贼攻陷辽阳,他们徐家死的死逃的逃,他跟着大伯和两个堂兄一路逃进关内,不久后大伯和两个堂兄连饿带病,死在了半路上,而他一路走走停停来到了大同,最后跟着其他流民来到了灵丘,这才活了下来。

    亲人死的死,散的散,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便加入了虎字旗,成为一名辎重兵,又因为识字的关系,受到了重用,成为第一批跟随几个泰西传教士学习泰西知识的人。

    泰西人离开后,他便加入炮队,成为炮组的一名组长,后来慢慢的积功,升为第一战兵师的炮队队长。

    “他娘的,这是拼命了呀!传令下去,不要用实心弹了,全都换成铁砂。”随着卫所兵马越来越近,徐秉愚下令炮队换炮子。

    实心弹射程远,可以打到远处的敌人,而铁砂作为炮子,射程要近很多,但威力极大,而且射程要比虎蹲炮更远。

    炮手用刷子清理炮膛,同时也给炮管降温。

    所有的大炮炮口不再摆出角度,全部放平,对准前方越来越近的卫所兵马。

    哔!哔!

    两道急促的铜哨声响起。

    紧接着,一门门大炮再次打响,无数铁砂从炮膛里面飞射出去,就像漫天花雨一样,密密麻麻笼罩了整个天际。

    冲在最前面的卫所兵丁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当场躺下一大片,不少人身子都被打烂了,血肉溅射一地。

    一轮霰弹打出去,最前方的卫所兵马直接被打空下来一片,留下一地修罗场面。

    后面一些卫所兵马被眼前的场面吓傻了。

    被箭矢射死,还能留下一具全尸,被无数铁砂铁珠打中,身体都被打烂了,和周围其他人的尸体血肉混在一起,想要找到凑齐都做不到。

    轰!轰!轰!

    炮声再次响起,无数数都数不清的铁砂铁珠落入那些还能站立的卫所兵丁身上。

    杀戮的场面再一次出现。

    后面的卫所兵丁彻底被吓住,哪怕面对身后压阵的弓箭手弓箭,他们也不愿意再面对浑河边上的这些大炮。

    战场上的卫所兵马哗然大变。

    无数卫所兵丁争前恐后的往身后逃去,生怕慢一步被浑河岸边的大炮击中,成为地上的那些烂肉。

    几千卫所兵在战场上互相拥挤,你推我撞。

    无数倒在地上的卫所兵丁再也没有站起来,被无数只脚踩成一滩肉泥。

    “拦住他们,给本将用箭射。”左辅见到前方卫所兵马败退回来,连忙下令让弓箭手用箭射向那些退回来的卫所兵丁。

    在后方压阵的弓箭手拉出弓箭,一箭一箭射向退回来的卫所兵丁。

    可退回来的卫所兵丁太多,任由这些弓箭手一连两轮箭雨射下去,都无法阻挡这些卫所兵丁继续后逃。

    “将军,拦不住了,咱们也退吧,不然被乱兵裹进去就危险了。”左辅的亲兵走上来劝说左辅暂时退离。

    左辅瞪着眼睛看了一眼已经无法阻止的败退,无奈的说道:“退回大军那边。”

    说完,他拨转马头,带着人往后面大军那边退去。

    周围的弓箭手跟在后面一同退去。

    为了防止被败军裹挟进去,弓箭手一边后退,一边用羽箭射向朝他们这个方向退回来的卫所兵丁,逼迫这些人改变败退的方向。

    后方大军。

    赵率教见到卫所的兵马全都败退了回来,脸色极为难看。

    自然知道对方提到的炮灰是哪些人。

    他带大军来到延庆州后,便把周围的几个卫所兵马征集帐下听用,而这些卫所的兵马就是一旁副将口中说的炮灰。

    “别犹豫了,他们也就这点用处,难不成还真能指望他们杀敌。”左辅不以为然的说。

    从与这些卫所兵马合兵以后,他便对宣大这里的卫所彻底失望,同时也明白了刘贼为何能够在短时间内攻占宣大这么多地方。

    实在是地方守军太过无能。

    宣大地方上的这些兵马若是在辽东,连给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赵率教眉宇挤在一起,道:“以后咱们要留在大同,得罪了这些地方势力,以后怕是会麻烦重重。”

    地方上的关系千丝万缕,他已经开始为留在大同做考虑。

    “他们不上就没有人去抵挡逆匪的炮击,总不能派咱们从辽东带来的兵马上去做炮灰,将军别忘了,眼前这只是刘贼麾下的其中一支逆匪兵马,在宣府镇附近还有一支,大同那边就更不用说了。”左辅劝说道。

    死贫道不死道友。

    作为这支大军的副总兵,自然不希望消耗自己手中的兵马,为他人做嫁衣。

    他的这番劝说似乎起了作用。

    就见赵率教一咬牙,道:“就按你说的办,派那些卫所的兵马去冲击逆匪的炮阵,咱们的人跟在后面。”

    与死伤自己人相比,他还是选择牺牲别人。

    “刚刚将军的话听到了吗?快去传令。”左辅对一旁的令牌官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