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一十六章 武神庙尸骨  徐远记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既然来了,那就在此地住下吧。此前你一直嚷嚷着要找师兄,现在师兄我给你找过来了。客栈坏境太差,我会派人把你们东西收拾过来。这一晚上累坏了吧?小越涵?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徐远说道,小姑娘折腾了一晚上,确实是有些疲惫,她站起身来,走了。

    孟甲也陪着笑脸:“师兄啊,那啥,其实我也折腾了一晚上,我睡了。”徐远看着他,似笑非笑:“我说令权啊,谁不是折腾了一晚上?你坐下,我有话问你。”孟甲立马坐下:“有话您吩咐。”“为什么越涵晚上会去武神庙?她的面具哪来的?”

    “我也不知道她为啥会去,小孩子喝多了嘛。前几天库伦旗那达慕大会,我带她去那里转悠了转悠,就买了点东西。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什么的。”徐远点点头,又饮了一杯茶,道:“现在叛乱是剿灭了,可是李学凯跑了。”

    “这个李学凯,现在也不过是一个破落户,也值得师兄如此挂心?”“他一个人并不值得我多为他担心,只不过此人有些极其危险的嗜好。”他凑到孟甲身边耳语几句。“我希望你知道,现在李学凯就在外面逃亡,咱们这里有孩子,你应当把她照顾好。”

    孟甲还在震惊里面没有缓过来神。徐远拍拍他,他才猛地回应过来,道:“师兄,越涵今年也十九岁了,她不再是一个孩子了,李学凯也不可能千里迢迢的来北境流浪,他是最惜命的。自从邯郸之战以后,直隶就流寇作乱甚为严重,李学凯混迹他们之中,才能掩人耳目。”

    “这确实是一个想的方向,不过你怎么这么紧张?”“婷姐!”他失声喊道,竟一时急得有些沙哑,“婷姐一个女人,怎么能打得过这么残暴的李学凯呢?”“你怎么会这么想呢?婷姐没有孩子,李学凯不会盯上她。”徐远不是不知道孟甲对她的感情,出言轻声安慰道。

    “不是的,师兄,在我们邯郸之战的时候,她的孩子就已经在学走路了。我见过那孩子,生的十分好看,你这一说,我倒是十分担心。师兄,越涵交给你了,我要去看看她。”徐远点点头,随后就继续喝茶,孟甲随身衣物都没拿便翻身上马。

    “师兄,不管我此去什么结果,我都是要将她带回来的,您且等着看吧!”徐远挥挥手,直接让他赶紧走。坐了一天了当真疲惫,还是要去休息一下。他站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腰板,对亲卫说道:“武神庙,你去找点人把那里先封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

    既然这边的事情都能暂时缓一缓,那他也应该去休息一下,好好的睡一觉。徐远站起身来,就往房间走去,睡了没多久,就听到院子里小姑娘说话声:“我师兄呢?他去哪里了?你们不要碰我,我师兄不在,我不会出门的!”

    随后门就被用力的碰上。徐远无可奈何地从床上爬起来,走了出去,那些驿站的小卒们都很惊慌,正在七嘴八舌的说道是不是哪里得罪了这位小姑奶奶。徐远敲敲门:“越涵,是我,我可以进来吗?”“进来吧。”一进门,就看到小姑娘抱着腿坐在床上,对他一脸防备。

    “你来干什么?我要找的是孟师兄。”“令权在今天早上城门刚开的时候就走了,他要去找自己的爱人。”徐远解释道。越涵懊恼道:“为什么师兄也要抛下我?难道是我最近闯的祸太多了,师兄不愿意管我了吗?”

    “不是的,你的师兄没有抛下你。”“他都一个人离开了。”越涵的声音带着哭腔,“把我一个人留在了海洲,这还不算是抛弃嘛?”“他会回来的,他不会抛弃你,我也不会。”徐远接着说道。越涵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是怎么说出来这么违心的话的?”

    徐远有些尴尬:“怎么就是违心了?你是我师妹,现在师父去了,我就是掌门,难道不应该照顾自己的小师妹嘛?”“师兄,您十年没出现了,猛得这么一出现就让我跟您走,我怎么相信您啊!”

    “你这样,你先吃点东西,可以吗?吃完了东西我再跟你商量下一步怎么办。”越涵点点头:“我要吃荷叶鸡!”徐远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还不忘嘱咐一句:“如果你吃完了,就来找我。”钻进了房间关上了门,继续睡觉。

    一觉醒来,眼前只有越涵的一张脸近距离地看着自己。“你干什么?”徐远连忙离她远一点,手不自觉地拉了拉被子。“我早吃完饭了,这一路上过来,什么事都跟你有关系,你说,你是有三头六臂嘛?”

    一个女孩子用这种戏谑地口气跟他说话,徐远心中七个不服八个不忿。:“我怎么知道为什么?这里是我的家乡,我在这里不是很正常吗?”“谁回家了会住在驿站呢?”面对越涵的步步紧逼,徐远只能一退再退。“家里人都没了。”

    他说到这里,想到武神庙下的尸骨。一掀被子就穿鞋想要出去,越涵连忙跟了上去。“你去哪里?”“武神庙。”他回过头:“你昨晚,在那里碰倒了一具棺材,你可知道是什么人?”越涵摇摇头,徐远连忙出门上马,奔着武神庙而去。

    亲卫封住了庙门,一天中果然没有人进去。徐远找来了抬棺人,将那三具棺材抬了出来。天色放晴,他仔细地看着。一共是两大一小,其中小的那个被撞倒了尸骨散落了一地。找来了仵作,据他所说,这是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小孩儿。

    徐远思忖着,一个小孩儿?他仔细地看着棺材上的花纹,在尸骨的左脚下,发现了将军徐树四个字。徐远的手都在哆嗦,他又看另一个棺材,同样的地方,写着夫人李氏,小棺材上,也有徐清两字。当真是他的家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