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六章 羊头野猪  科学修炼手册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议事厅里正在吵吵什么,安逸没有去管,暂时也不必去管。他现在担心的是,顾芊芊已经昏迷半个月了,却丝毫没有醒过来的意思。如果不是修行者对食物的要求并不高,以现在的条件,安逸也没什么好办法让顾芊芊进食。

    在这个世界的修行者中,安逸还是个名副其实的小白,很多消息都是来源于顾芊芊。两人的关系一般是:顾芊芊提供修行界的情报,安逸负责分析情报,得出结论,最后结合两人现有的能力提出解决方案。

    然而现在,顾芊芊昏迷,这荡寇城除了安逸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修行者,也没有可靠地情报来源。这就导致了一个非常尴尬的现状:不管是顾芊芊的昏迷,还是关于邪气的研究,安逸都只能自己一个人从头开始做起,难度不比在原始社会搞出蒸汽机更简单。

    邪气的研究还好,在大量的样本的支持下,堆都能堆出成果。毕竟仅仅是隔离邪气,而不是消除邪气。

    说起来,顾芊芊昏迷的这件事,可能还要更棘手一点。普通人的昏迷无非就是那几种原因,但是修行者昏迷就不同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原因都可能出现。胡乱治疗更是有可能导致顾芊芊出事,安逸现在也是束手无策。现在他只能祈祷不是什么大问题,顾芊芊可以自己醒过来。

    照例看完顾芊芊,安逸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到大公子给他划分的研究所。顺便一提,研究所这个名字还是安逸提议的。

    其实这个研究所,跟安逸印象中的研究所大相径庭。既没有光滑锃亮的墙壁,也没有什么精密的仪器。甚至没有什么玻璃仪器,毕竟琉璃在这个时代还是难得的奢侈品,无色琉璃就更不用说了。

    这个研究所南面的墙角只有一排大笼子,里边关着的是安逸抓来的邪兽,专门用来提供邪气。因为安逸是修行者,所以根本不用在意邪气对身体的影响,真气过一遍什么事都没有。

    一开始,安逸也想在真气方面做文章。根据之前顾芊芊的说法,修行者并不是不惧邪气,而是不惧邪兽那微量的邪气,因为微弱的邪气,真气可以直接驱散。所以安逸认为,邪气与真气算是两种互相对立的能量,没有高下之分。一旦邪气压制真气,修行者也会出事。

    这种情况,多少让安逸有点失望。如果真气跟邪气的关系类似于病原体跟疫苗的关系,那安逸直接把真气做成疫苗就好了。甚至都不用这么麻烦,直接用真气给那些士卒过一遍,邪气什么的根本就不算个事。可惜,安逸也知道这只能是他的臆想,根本不现实。

    另外,这些邪兽身上散发的邪气越来越少,要不然安逸也不至于每隔几天就去抓几只回来。邪兽是被邪气感染的野兽,按照安逸的理解,应该是如同瘟疫一样,将一个野兽身体中所有的能量都转化为邪气。邪兽则是为了活下去,不断的袭击其他生物,以掠夺进食来补充自身的能量。

    事实上,通过研究邪兽进食前后的情况,安逸的猜测大致上还真没什么问题。接下来就是解刨邪兽,全面了解邪兽的身体构造,以及它们与普通野兽的区别。

    安逸最先选择解剖的是草食性动物,看样子像是山羊与野猪的集合。体型整体上偏野猪多一点,不过身上的毛倒是和山羊很像。另外,这头邪兽的头颅怎么看都像是山羊头,就是那个猪鼻子特别违和,还有猪鼻子旁边的两根粗壮的獠牙。

    这头邪兽的攻击欲望倒是没有其它邪兽那么强烈,安逸找到它的时候,它还在一个劲的啃树皮。但是千万不要因此就小看它,这货的战斗力比一般的邪兽还要厉害。

    被邪气强化过的野猪般的身体,再加上粗壮的獠牙,一头撞飞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树都不是问题。至于那对羊角,安逸暂时还没看到这头邪兽用过。不过可以肯定,这对羊角绝对不可能是什么摆设。今天要解剖这头羊头野猪,势必要和它战斗,见识一下这头邪兽的战斗力,希望那对羊角可以给他一点惊喜。

    按照安逸的猜测,邪兽的战斗力应该是和邪气挂钩的。邪气越来越少,按理来说战斗力应该是越来越弱才对,可事实却恰好相反。

    既然要全面的了解邪兽,安逸自然测试过它们的战斗力。同一只邪兽,安逸抓回来的时候根本没有费多少力气,基本上就是上去一脚踢晕,然后扛着跑回来的节奏。但是饿了三天之后,安逸的第一脚竟然被这头邪兽直接躲开了!

    如果只有一头邪兽是这种情况,安逸也不会觉得奇怪,毕竟个例什么时候都会有。但是抓回来的邪兽都有这个反应,安逸的好奇心瞬间就起来了。

    这头羊头野猪,是安逸最终选定的目标。一方面,是因为好奇那对羊角到底有什么用;另一方面,其他战斗力低的邪兽,都被安逸宰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邪兽就输这个羊头野猪看起来最好欺负。

    当然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原因,这头邪兽已经快要把原木制成的笼子给啃干净了!你问它为什么不直接把笼子撞断?废话!当然是因为笼子太小,这头邪兽跑不起来,威胁自然也就没那么大了。

    并没有直接打开关着羊头野猪的笼子,安逸在等这头邪兽把笼子啃开,再去试试它的战斗力。

    一刻钟过去了,笼子只剩下最后的一掌宽。羊头野猪没有再用啃的,而是直接一头将笼子撞开,它迫不及待的想要恢复自由。但是安义又怎么可能允许它跑到别的地方?

    邪兽的战斗力抛开不说,单说它们身上携带的邪气,那简直就是再恶心不过的生化武器。再加上邪兽那远超寻常野兽的战斗能力和凶残手段,一旦进入凡人的城市,那简直就是移动天灾。

    更别说,此处还是专门负责抵挡邪兽的最前线,士卒看到一只进城的邪兽,士气不崩溃都算好的。一旦这里被邪兽冲了进来,那将是全大陆的灾难。

    所以,安逸直接飞身一脚踹了上去。这头邪兽的战斗力,他还没放在眼里,只不过是想验证之前的猜想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