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章 奇怪的铺子——炼铺  灵褚篆首页

本周热门 网站导航 下一章

    徐景言漫无目的的走在闹市中,对这个世界只有无知,越是深入了解越是迷茫!

    对这个世界,徐景言内心也就两个想法,要么,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窝窝囊囊的平平凡凡的躲过这个乱世!

    要么,让自己强大起来,让自己有能力面对一切克服一切!总之,如果选择后者,那么只有不停的让自己便强,只有无限强大,否则只会沦为风雨过后的尘埃!

    徐景言内心忽然坚定,他没有选择的权利,至少从他中毒,从他父母为其寻找解药,从他外公为他以源力续命…从他所有的所有,都已经注定他徐景言必须走下去,必须一直强大,无限强大下去!

    徐景言内心忽然释然,再次抬起头,他这次不是看到天空,而是看到头顶出现“炼铺”两个个大字!

    “炼什么?炼丹铺吗?”徐景言脑海中将二者归结到一起!

    徐景言正准备迈进店铺,只听其内传出一声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一道咳嗽不断的人影夹带着一股黑烟跑了出来,伴随的还有一阵阵刺鼻的味道,叫人恶心!

    良久,黑烟散去,一个穿着破烂长袍的老人出现在徐景言面前,老人脸被黑烟熏的黑漆漆的,那本是应该挺长的胡须也被烧焦了一大把,样子别提有多狼狈!

    徐景言目光再次转向那冒着黑烟的店铺内,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开。

    “小兄弟,别走啊,进去看看,肯定有你需要的东西!”

    眼尖的老者连忙拦下了徐景言,黑乎乎的老脸堆满笑容,让人实是不敢恭维!

    其实老者也是无奈!他这店铺都一个月没人进去过了,唉,别说进去,这条小街道一月之久都没人来过,好不容易来了个徐景言,老者怎舍得这么让其离开!

    “这还是算了吧!”徐景言指了指冒烟的店铺大门,还是微笑的转身要走。

    “欸,别急别急!”老者拍了拍徐景言的肩膀,然后快速走进店铺,不多时,一阵阵狂烈的巨风出现,没多久竟是将这黑烟吹的一干二净。

    “阵法?”徐景言脑海蹦出两个字,内心激动的跑了进去!

    “哈哈,来,看看这把剑如何!”老者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把木剑,徐景言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过去。

    要知道,他修炼心源得到的第一把武器便是木剑禅影剑,一时间,徐景言内心满是欣喜的接过这把木剑。

    手中将源力微微探入,接下来并没有发生徐景言心中所想的那般,而是一簇猛烈的火焰忽然爆发出来,吓得徐景言赶紧将木剑丢到一边。

    徐景言一脸怒意的看着老者:“老头,你这什么东西?”

    老者眼睛转了转,随即道:“这是把能喷火的剑啊。”

    “喷火的剑?难不成用来烧我自己?你发明这种剑有什么用?”

    听到徐景言的话,老者绕有所思:“言之有理,我说呢,这么好的火剑怎么没人买呢。”

    徐景言一头黑线,不愿再去理会这个呆老头。

    接下来的时间,老者不停的为徐景言介绍了各种奇怪的发明!

    覆盖了水系阵法的伞,然而刚撑开,雨就下下来淋得徐景言如落汤鸡一般,还有御寒的貂皮大衣,其上却覆盖了风系阵法,暑月穿倒是还行,天寒穿上它还不得把自己冻死!更有一个奇怪的卷轴,上面被老头覆盖上了重力阵法,一卷很轻的卷轴硬是被弄得比大铁球还重。

    面对种种奇怪的发明,要不是想着老者高超的阵法手段,徐景言早想一走了之。

    终于,在老头拿出一只匕首出来后,徐景言一个头两个大!

    这把一尺长的匕首在徐景言刚拿上手,那匕刃便脱落只剩下一把匕首柄。

    “老头”徐景言感觉自己被耍了,将匕首丢到一边。

    “臭小子,这可是宝贝。”老者连忙捡起匕首不停的擦拭,生怕刚刚拿一下磕碰坏了!

    “宝贝?没有刃的匕首还能用匕柄战斗不成?”徐景言没好气的开口。

    “这个,这把匕首需要一种能量才能使用,而我没有这种能量,但我正在发明,只要这种能量被我发明出来,这把匕首至少都是下阶灵器的存在!”老者有些激动的开口。

    灵器?

    听到这个词徐景言内心一震!他似乎还并不知道这些武器到底如何划分等级。

    “灵器是什么级别?”徐景言开口问道。

    对徐景言的话,老者倒是没有奇怪的表情,耐心道:“这世界的武器分两种,一种是出于普通铁匠手中的武器,另外一种则是炼器师炼制出来的武器,人们称之为源兵!”

    “炼器师分一到九品,他们炼制出来的武器分利器,灵器,圣器,还有最强的神器,不过神器这种东西只在传说中出现过,每种武器分上中下三阶,三品以下的炼器师都能炼制出利器,而到了灵器级别的源兵则需要四品以上的炼器师以独有的器火去炼制!”

    听完老者的话,徐景言问道:“老先生,您是四品炼器师?”

    “四品炼器师?呵呵,小伙子,我老头子可不单单只是炼器师啊!”

    看着老者意味深长的微笑回答,徐景言再次开口:“那能让这变为灵器的能量到底是什么?”

    老者听到徐景言的问题也是摇了摇脑袋:“我不知道,当初我也是无意间得到那块神秘的小石块,奈何小石块太小一直无从所用,所以炼制了这把匕首柄,我试过很多东西,奈何,都抵抗不住这剑柄,只要炼制上去就会爆裂成粉末,我甚至专门弄了一柄上阶灵器的剑身,始终无法配合到一起。”

    徐景言一脸惊讶,连上阶灵器的剑身都无法与之配合,这把匕首若是真能炼制成功怕是不止下阶灵器这么简单!

    “老先生,能否将这匕首在让我看看?”徐景言的语气从刚刚得知老头是个炼器师开始便非常客气。

    “嘿嘿,小家伙,我还是喜欢听你叫我老头,来,就给你再瞅瞅!”老头咧嘴一笑后将匕首柄递给了徐景言。

    徐景言尴尬一笑。

    匕首柄握在手中,徐景言心中荡漾,这可是把好东西,也不知自己那把禅影剑是何等级的源兵!

    握着这把匕首,徐景言忍不住激发了体内的心源之力灌入其中,然却让徐景言心中升起疑惑,从方才往匕首注入心源之力开始,自己体内的心源之力便不受控制得涌入匕首中,就像~就像这把匕首在吸收自己的心源之力,仅片刻功夫,徐景言便感觉体内的心源之力所剩不多。

    “老老头,你快来,这匕首怎么在吸我的源力,快点儿!”徐景言着急的对着刚刚走到后方去的老头大喊。

    听到叫喊的老头走了出来,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